如何用手机方便访问本站

慈法法师:往生论注讲解 第三十四集


 2024/2/3    下载DOC文档    

第三十四集

内容提示:

菩萨四种功德

4、遍示三宝德

原文:

〖何等世界无,佛法功德宝,我愿皆往生,示佛法如佛。〗

佛本何故起此愿?见有软心菩萨,但乐有佛国土修行,无慈悲坚牢心。是故兴愿:“愿我成佛时,我土菩萨,皆慈悲勇猛,坚固志愿。能舍清净土,至他方无佛、法、僧处,住持庄严佛、法、僧宝,示如有佛,使佛种处处不断。”是故言:“何等世界无,佛法功德宝,我愿皆往生,示佛法如佛。”
  观菩萨四种庄严功德成就,讫之于上。

讲解:

《无量寿经优婆提舍愿生偈》《往生论注》的学习我们继续进行,通过一段学习把极乐世界十七种国土庄严功德成就、阿弥陀佛八种庄严功德成就、菩萨四种庄严功德成就——这个观察门的偈子作了一个读诵。

昨天我们把“何等世界无,佛法功德宝,我愿皆往生,示佛法如佛。”菩萨四种功德中的最后一种功德的文字,我们刚刚开始作了一个提示。那么我们回头还看这段文字。

在我们这个娑婆世界里人寿百岁之时,要是对比而言,我们善根基本上都是散坏状态,善根散坏,无有善根之依从。众生多在骄慢、刚强、自诩、邪见流中轮转生死海中,不能自拔。因为人类生命短促,所以习法之机极为地难得难遇,轮回堕落的机会反而举目皆是。我们经常会看到在社会上的人生活在茫然、迷茫之中,不知何以延续自己的心理,何以延续自己的生命,不知道怎么来恰当地运用法则,就是无所适莫。

在这样的机遇下,我们能得遇释迦佛的遗教,能在释迦佛遗教中得遇一个法则去实践熏习,看似简单,实是难思议之善根。何以故?若依此因缘能深入实践,就有出离生死苦海的正因。沉沦之苦,有情不知,轮回之苦,有情不知。若知者,有情就不会在这里沉沦,去制造这种沉沦的延续。往往我们在理论上、在事相上都知道人命苦短、生死无常。道理我们人人都说得明白,似乎也听得明白,弹指之间,我们这个百岁就过去了,在这百岁中有几个人于佛法真正地能清晰完整地对一个法则有了解、有实践的这样一个成熟的机会呢?这个事情诸位善知识可能应该有所观察。但是在人寿百岁中沉沦的有情真是比比皆是啊!

象我们现在人寿有七十岁说、五十岁说。按释迦佛灭度三千年来说,百年减一岁,那我们就是人寿七十岁说,平均的寿命,七十来岁。我们要是真正地把一半睡的时间去除,再把幼年、童年、少年不懂事的时间刨除,再把老年无力做事这样的年龄再刨除,他们算过的,说我们人生活百岁,满百岁,十五年有用的时间是你能作得主、用得上的时间、成熟的时间。我们大部分时间,像人一半的时间都在昏睡、迷失状态,另一半看似清楚,多在幼年、少年、青年这个阶段,还是一种成熟徘徊的过程,到老年就是一种归宿的觅寻过程。

我经常遇到人跟我说这样的话:唉,老了!我说是啊!我看也是老了,我说我也老了。因为啥呢?昨日的小孩子已成大人了,那你这大人怎么不会老呢!我们看到以前的大人已经都化作骨灰了,以前没有孩子的孩子都已经作父母了。就这样轮回着,生生死死,生生灭灭。在这生生死死、生生灭灭中,又有几个人真正地能走出这个生灭?或者在这生灭中得以自由呢?得以智慧慈悲呢?或者说真正的有智慧慈悲这个生生死死之中的有情呢?那我们真正地能把这个生生死死的有情的这些周边因缘用以智慧慈悲的回施,你的生命不妨还是有意义的。但我们在这生生死死中不光不能自知,还要给别人带来烦恼痛苦,给自己带来迷失彷徨,那这样几十年的生命究竟有什么样的一个意义呢?

这实在是需要每一个人面对的很如实的一个问题。不相应不如实的大道理实在讲它是没有意义的,我们要解决自己的实际问题,就是生死迷茫的问题。末法时代大家习法甚难,闻法甚难。象世尊讲末世邪师说法如恒河沙,也就是不能断除我们的烦恼业习、不能消除众生之疑虑、不能出生死苦海的教言现在越来越多,令众生贪染于世间、好于斗争、说于邪见、堕于是非这样的世间教化越来越多,甚至在世间,基本上充塞在每个角落里,我们也看得到,也感知得到,也能体会。

那么净土教言它这个缘起机制就是在这样一个迷茫的时代、困惑的时代、凡夫有情不能自拔时代的一个特别当机的法则。真正的能了解这个法则,依教而行,我们这一生是有希望的,是决定有希望的,是能有成就的。那善根成熟的人闻此法即生即得不可思议之功德与利益;那要是说善根不成熟的人、乖戾疑惑之有情亦种下不可思议解脱的种子,或者说这样一个长远的因缘。所以“遇无空过者”。

“何等世界无,佛法功德宝,我愿皆往生,示佛法如佛。”这是净土法门对所有修行净土法门这些菩萨们的一个劝化。就是我们能不能在无佛法的国土中、环境中示佛法如佛,把佛陀教言的真正内涵除众生疑虑、消众生烦恼、悲智利益世间,这样的一个法则实践呢?你要运用不出来,你就随着你的妄想业流沉沦在世间,乃至说更多人去制造新的妄想业流。

实在世人就怕自欺。他欺倒可以改变,可以回避,可以调整,自欺难以度拔呀!末世之人自欺是最难度拔的。我们这个时代自欺的因缘实在是伤害太大。所谓自欺就是不能依法而行,不能依正知见而行,好于言说,少于行迹,那你就是画饼充饥,于事无补,业缘一熟,还是轮回。常常会见多年学法的人不能得到佛法利益于自己的生活烦恼之中;自己业习现前之时不能得力于佛法的教言。往往这一类就是对佛法的教言的实践意识不够,认真不够,恭敬不够,难得难遇的犹如遇到摩尼珍宝这样的真诚心没有,那虽然遇到法则,失之交臂。所以虽到宝山空手而归,虽有美好的佳肴,不能真正得到满足,还是饥饿、困惑。因为你没有去实践它,没有去体验它,没有真正地深入地、孜孜不倦地去守护、实践它,是一种泛言的、相似的这种实践。那么一个完整的教化机制对你的摄化与成熟,实在是……因为我们无始以来的业力厚重不可思议。佛力是不可思议,但你不依从,不可思议又怎么来产生这样的利益效应呢?

我昨天举那个黑匣子的故事,今天有个居士给我打电话,这个菩萨做了一种所谓的试验,就是把自己装在黑匣子里这个试验。这个菩萨今天给我打电话,昨天讲嘛,今天就打电话。实际我们很多自己的这种自我知见、自我业力的强制、自我意识的惯性就是个黑匣子。往往我们不能自觉,要自觉是名菩萨,自明自觉是为佛、是为智者、善巧者。你的善巧能给你带来方便吗?你这些善巧给你带来消除业习、消除业力的方法了吗?还是给别人带来这种消除疑虑,慈悲引导有情,令众生安乐呢?

要真有这样的法则,那你就是象这个修行了。——“何等世界无,佛法功德宝,我愿皆往生,示佛法如佛。”于自于他亦复如是。我们说“示佛法如佛”,往往我们说还是欲使利益其他有情?不是!你自己每一个举心动念就是一个世界,你每一个举心动念来建立一个国土,这里面有无量的众生。何以故?你在设置着,你在预示着你未来的世界的果报。这个果报中有没有佛法?你自己清晰不清晰呢?清晰者甚少,了知者甚少,在佛法门外徘徊者极多。

有一个学佛的,他说我学了十年佛法,今天我才知道佛法少分言说。他给我讲,他说:法师,你给我看看,我这个说法是不是这样的?他说无始以来我们一切染著知见皆是沉沦的正因,我们一切丢弃知见之刹那是皈依三宝之生起。我说是有少分,这是见解分,若不时时运用不能成熟道德,不能纯熟佛法利益。但你要是回头一看,你观察观察你的自心,你有没有丢弃你自己知见业力的这种负荷呢?这个机制呢?很少有。万万千千学佛人中学知见的多,舍弃自我者少之又少,难遇又难遇。

说实话,我说这个慈悲心,我经常想放弃说法的任何机会,经常想放弃。因为你回头一看,对方所有的想法都是为了强化自己,染污自己的时候,你会想放弃。回头再一看看佛在加持我们,让我们示佛法如佛。“何等世界无,佛法功德宝,我愿皆往生,示佛法如佛。”就是不舍愚痴倒见有情,不舍此愚痴倒见强制有情,不舍此谤法毁法之有情,这是甚难甚难的。这没有真正的慈悲心,反复的,一次又一次的,是甚难甚难。因为我们都知道,凡夫有情的心智都是回馈心智,他做了一个事情有效果了他会愿意做;做一个事情不光没有效果,起了副作用的时候他就放弃了。

那么慈悲心、智慧心的培养呢,像我们晚上放蒙山是一样的,你也看不到中阴呀,孤魂野鬼呀,饿鬼什么的你看不见,你还给他念“汝等佛子众,我今施汝供……”,你既看不到又摸不到,这就是一个慈悲心的深刻细腻的培养罢了。但有几个人爱乐这种培养呢?真正的爱乐,从心底生起来,我看不到摸不着,但是我能真正慈悲地去回施给他们这些好比饿鬼,千年百年不闻水声,我们没有堕到饿鬼道去,堕到饿鬼道就知道放蒙山的人有多慈悲了。

我们晚上撞钟击鼓之时,看起来好像没有什么,你真正用自己真诚的心去撞击它,去念那个偈赞、念那个经文的时间、念那个真言的时间,你就会利益无量无边的这些幽冥界——在黑暗中无光明可见之有情,令他们得见光明之照耀,令身心刹那间离开种种苦行。因为我们没有这种感知,你认为这个敲鼓击钟无外乎是一种事相罢了,跟你有没有关系呢?没有感知的时候,没有回馈的时候,所以说他不爱乐这个法则。实际在这个法则中能利益无量的人天,有无量的福德因缘的聚集,但又有几个人在意乐这个法则呢?

我们都知道崇祯(前世)就是一个沙弥,就是一个行火沙弥,就是在厨房里打打柴、烧烧火这样的一个沙弥。宿世的业报成熟了,很早就死掉了。但是能做几天皇帝,他的福德因缘从哪里来的呢?因为在僧众,这种真正广大利益世间之心一旦生起,其福德不可言说,在无量刹土中都是不可言说的。但是我们作为一个学佛的人,不管是出家在家,有几分真正了解这种慈悲心、智慧心的广大熏习、熏修呢?这个,诸位菩萨一定要善思维,要不善思维这四句话你用不上。

“何等世界无,佛法功德宝,我愿皆往生,示佛法如佛。”你给谁示呢?他愿意听吗?他愿意搞自己的名堂,愿意做自己的业缘,他愿意随顺佛陀的教言吗?愿意出离生死苦海吗?有没有刹那间的出离心?说句比较贴切的话,让我感觉能见到一个有出离心的人十分难十分难。出离心——哪怕刹那间生起,这样心理的人都十分稀少,少之又少,一直不能得见。话虽粗鲁,我希望诸位善知识善思维你们自己刹那间的知见,就是无对待知见的纯熟守护,平等知见的纯熟守护,顺应法性知见的纯熟守护,你有吗?所以在凡夫心中没有回馈的感知中他往往就放弃慈悲了,他因为没有智慧的根本安立,就染著了,染著什么呢?在这个回馈上没有得到回馈,没有宏法普利一方,有情个个得以度脱,得以断烦恼、除习气,进趣菩提,增长善法。没有这样的感知的时候他就会染著于事相,丢弃智慧之本,慈悲无以建立。

所以佛在……过去一些经典专门就是对这些成就教言的阿阇黎说教的,就是一定让你耐心,勿舍于众生,若舍于众生,摄化众生之心、教化众生之心、乃至说引导众生之耐心,是为犯极大过失。用这样的戒法来令你去“何等世界无,佛法功德宝,我愿皆往生,示佛法如佛。”令有情得见得闻。要是依众生心分,无有宣化之机,尤其是最上乘教言,就是了义教言,是畅佛本怀故,非是众生心智需求,众生的心智需求就是贪嗔痴慢疑不正见。要认识到这一点你不名众生,你是名觉悟者,是名菩萨,是名诸佛如来应世。

那么这个熏修实际就是激励我们无染的智慧心,激励我们在无染的智慧下透视业障沉重的这种烦恼有情、邪见沉重的烦恼有情、沉沦在业习之中的这种沉重苦难有情,替他们解包袱、卸包袱,来运用慈悲心,就是以究竟了义教回施世间有情,令一切有情得以究竟安乐,这就是悲智的修行方法。看似很容易,实在是对我们多染著的有情来说,希求回馈的有情来说,这个悲智的修持十分重要。

这四句偈子以前我把它当作自己念佛的座右铭来鼓励自己。所以我到许多地方给大家交流时一开始我都有这样的感知,我这样提醒自己,我说“慈法没有慈悲心”,或者说慈悲心很难生起,就是施教他人的耐心、真诚心,不失时机地、不厌其烦地代众生受苦的心十分薄少。什么叫代众生受苦呢?明知此苦不可受,明知此苦不可得,明知此苦无必要,但对方在强制着一个苦,什么苦呢?贪嗔痴慢疑不正见,自我的妄自设立,自己妄想业力的打造,真是很苦很苦的,智者所不忍呐。

世尊为我们授过记:在此时,诸大圣者、阿罗汉,入于胜山福地,远离愦闹,不入众中。为什么?无人闻法呀!多有习气之纵容。我们这个时代纵容自己的习气,大家是最容易去做的事情。真正细致深刻地深入了解佛法、实践佛法者越来越稀少了。正是所谓正法末际之相。虽广闻于法而少于行持;虽广闻于法,而是用自己的妄想处理了;不是我皈依于法,而是法皈依于我;不是皈依佛、皈依僧,而是倒过来。倒见有情实在是十分可悲可怜。

就像我们说滴水还海,那个滴水与大海了无差别,但要在海水中取一滴水然后就说这是大海全部,实在是妄念与邪见呐!就是我们在佛法中少得为足,自以为是之时,自以为有得之时已经沉沦于无尽生死刹海之中。所以在佛法中剽取一点、得到一滴的人,自以为是的处处皆是,沉沦无边。我这话呢,真是感触十分深。基本上遇到这样的学佛者,一代一代的,一法一法的,能深入安立在佛法法则中,能得到闲静之刹那,平淡之刹那,或者说习法爱乐佛法之刹那的人越来越少。就是刹那,我就不说多了,须臾顷、一日、一段时间,真正地爱乐,而不是说是我一时的情绪。

真正的爱乐就在这个闲静的智慧心与慈悲心生起相应的一刹那,不是说我这是一时的情绪,一个得失的鼓励,我给自己提了一口气我来做一个事情,这样不相应,这样不能相应。一旦我们有契入刹那的机会,我们于佛法这种深入实践的愿望是不可抑制的,是不能阻碍的,是不能动摇的。因为此中的乐趣唯有契入者知,非言说者知;唯有实践者知,非是我们依文解字者知。所以这四句偈子还是希望诸位善知识善于运用、善于实践。因为这是菩萨的四种正修行、念佛的正修行。

那么这四句偈含有悲智二法。那么“示佛法如佛”必然有智心;众生不愿意听闻、不愿意涉足、不愿意深入实践,那你必须得有悲心摄化,设立种种方便,导引众生进趣无上菩提,还归清净心智安乐住,这实在是要有极大的耐心。没有极大的耐心实在难以深入法则,深入传达。所以莫厌弃此类疑谤有情,莫厌弃此消极懈怠之有情,莫厌弃,莫厌弃末法时代无以交流之心愿。你的心愿生不起来,我知道是很难生起来的。

一般的每年讲,到一些地方,今年我拒绝了六个寺院讲法的邀请,一直都是拒绝,我说我讲不来,身体不好。大概拒绝了十个法会,不干。到这个地方可能一个是生起了一点惭愧心,再看到大家安居真是需要学习,那么真是鼓励自己讲一下,十分努力地鼓励自己。说句实话,是十分努力的。我看那些孜孜不倦讲法的菩萨,不为名不为利的那些菩萨,实在是很感动他们。但是真正轮到自己去讲,去与人交流,去在这个法则上不断地来推动大家去思维,说句实话,常常感觉到很累。若是放任地、不负责任地谈论一个法则很省力,说一说,笑一笑,大家就象听相声一样,或者象到一个娱乐的地方一样,那样地去谈法也是很轻松的,但我感觉那样不负责任。

你讲法又不能实执于法,又不能局于大家的业缘,又不能制约于大家的现前的业缘之中,又不能不面对。所以能恰如其分地把一个法则恰当地回施给现前的有情,令大家正思维、正确地运用,实在是要费一定的精力的。

我举我这个例子不是希望大家消沉,在自己的自性众生中不能“示佛法如佛”,在周边的依报有情中不能“示佛法如佛”,那你就会丢失悲智运用的机会,那实在是错失了一个生命的机会、习法的机会。我们生命每时每刻都有自性众生在延续着,有我们周边的众生在延续着。延续着什么呢?贪嗔痴慢疑不正见;延续着什么呢?烦恼,烦恼业习的造就;延续着贪嗔痴慢疑种种苦业的聚集相,就是所谓的生老病死、十二因缘之相。我们都能看得到、观察得到。

这是谁来造就的呢?实在是顺法性者得解脱,逆法性者得沉沦。如是易说,如是难以观察。什么是顺法性?什么是逆法性呢?“示佛法如佛”,于自他二种众生中若能常常如是熏习,此人得解脱,得以顺性得见种种法则,种种机遇中不错时机地自他二利。但我们要是不能“示佛法如佛”,那你就会逆性延续生命,那在生死苦海中相续沉沦,无端地延续,不能自拔。我们若要有自拔之力,佛不出世;我们若要有自拔之力,法门无需住世;我们若要有自拔之力,我们出家也好、到道场也好就没有意义,全都没有意义。所以这四句偈子希望诸位善知识要在佛愿力的加持下,在佛的报德的回施下,无挂无碍地来审视自己的举心动念与所处的现缘境界,怎么来运用悲智二法,自他二利。这实在是十分重要的一个修持方法。

今天上午有一个寺院的居士给我打一个电话说想出家,说他考虑了六年了要出家,他现在感觉似乎成熟又不成熟,问能不能帮他一把来做一个抉择。我说你能不能谈一谈知见呢?他说现在通过念佛——他是大安法师的一个徒众,东林寺大安法师一个徒众——说六年的观察真是感觉出家还是成熟,但一考虑到其他因缘就不敢抉择了。最主要是什么呢?一个大问题是什么呢?我们真没有出路了!他真看他自己没有出路了,虽然有家庭,又有孩子……,但是的确没有出路了!什么出路呢?没有出离轮回路了。在世间的这种人情世故中、亲情中、这种繁杂琐碎的业缘中不能自拔。

他看得十分清楚就是不能自拔。所以说是不是需要专门修持了?要不专门修持感觉自己无力挣脱这种枷锁。大概谈论了四十多分钟,谈这个事情。我感觉我说这不是你一个人面对的,许许多多人都面对这个问题,但是真正地思维自己没有路子的人太少了。所以我很感动这个菩萨跟我说的。他说:我没有路子了!亲情,我回头一看,千百年来、生生世世哪个人没有亲情呢?哪个人没有孩子?没有家庭呢?但哪个人又能在这里面走得出来呢?

那么在世间,他通过给别人讲,因为他是照顾许多居士、出家人,他说现在出家人真可怜,居士真可怜。我今天谈这个话受他影响很大,因为他每天接触大量的人,说现在的人真可怜,他说出家人可怜、居士可怜——不学佛!大家在学佛这个机制中不学佛是最可怜的。他十分地感慨这个事情,就是在学佛的机制中不运用佛法——可怜!很感叹这个事情,我说我有同感。就是在我们学佛的机制中、环境中、有这个因缘中背弃佛法,向往世俗,沉沦世俗,这才是真正的可怜。

他给我举了很多出家人的例子,我说不用举,这我都是很熟悉的。他举了很多居士的例子,说这些人学佛怎么学到这个样子呢?丝毫的出离心都没有。因为啥呢?出离心都给别人讲的,一到世俗上就沉沦下去了。他感到自己没有路子了,想出家。因为受大安法师的影响,他说实在是没路了。他这个出家又怕堕到那一类已出家的人又不行佛法者,那样更可怜的一个局面上去。我说我真是有同感。我也见过很多人还学佛还想着自己学佛还是个好居士,一出家了从心底里不喜欢佛法——更可怜!就是在佛法的外围中徘徊,那真是更可怜更可怜!

我感到人要谈到一个实质问题的时候是很沉重的,很触动我们心灵的一个东西,很沉重。你看我们在世间沉沦的时候,没有遇到佛法的时候,迷茫的时候,你感到突然遇到佛法很喜悦、很爱乐、很向往啊!哎,学习一段了,世俗的心又成熟了。他不知道这学习一段,世俗的业习成熟的时候正是对治它的好时间,往往这个时候放弃佛法了。感觉到自己的业习成熟了,就荡于业习之中,(而此时)恰恰是照见业习越来越细、越来越多,似乎反扑的浪越来越大,恰恰是从根本上斩除、消除的最好时机。因为业习再大也是虚假,再多再频繁也是你细腻心智的照耀,就是你越来越亮,心理越来越明,法则越来越细,越来越有出离的机会了,越来越彻底了,恰恰在这时候沉沦了。所以这是出家人、专门学习佛法的人,大部分人所遇的一个关键的转折,就在这个转折上掉下来,十分多的人都掉下去了,掉在业习中来了。因为啥?这时候比平时的业习、比在家时间、没有静下来的时候,照耀得那个东西更加细腻、周遍。他把那个业习当真了,把这个习气、烦恼当真了,随着那个东西就走过去了。而不知这时候照见,正是智慧觉察了辨的善巧的纯熟的过程。

以前你根本不知,这么多烦恼,这么多业习,这么多不行的东西,你根本以前不知,你没法知。我遇到许多人赞叹自己说:我现在怎么样怎么样,我怎么行法,我怎么念经,我怎么持咒,我怎么学习……看到这个人的面目呢,自己给自己画了很大的未来的一个果报。什么样的果报呢?虚假!两个字写完了,什么都没有,就是一个虚假,自欺于虚假。写完了,就两个字——虚假。后面是什么呢?果报自负。真是很可怜。

为什么我说学习佛法我们要真实起来?但这个转机的地方没有法,没有善知识引导,没有共同熏修是走不出来的。以前我遇到许多人有病,学习佛法有病了,好比说我们做功课做什么有病了。说哎呀,不行,我想到我年龄大了,不行我还俗吧?我说那你还俗吧!不行,我坐这坐不下去了,我要下去走一走。我说那你下去走一走吧!这个时候正是好时候,什么好时候呢?除病根的时候,就这个时候堕落了。好比说我们说爬到一个坡度,一转过来就是另外一片天地,就这时候退下去了,每每都是如是。所以这时候需要依止道场、依止法则、依止善知识、依止一个深入、猛利的心智才能逾越。但基本上在这个时候败一个败一个……

你说这时候能不能拉他一把呢?你一抓住他他就恨你呀,咬你一口,会咬你一口。那我们怎么对待这一类有情呢?“示佛法如佛。”你能不能有这样的悲心呢?要有这样的悲心,那有无我的智慧心,无染著的智慧心,无依无护的智慧心,你要真正地无有对待的守护,你才能真正地慈悲地去给人说一句真诚的话。说一句真诚的话这个时代十分的难。说一句真诚的话十分的难得,我们说句闲话你好我好大家都好,然后就去依自己业力去沉沦。这大家都会说,基本上人人都在说,不需要累,也不需要怎么做,很自然地就表现出来了。

所以往往我们业习升腾在最高峰的时候,正是彻底解决它的最好时候,往往这个升起最高峰的时候,我们就败灭了,对佛法丧失信心,丢失佛法最重要的一个关键时候。现在这样的机制特别多特别多。但一旦逾越过来了,人马上彻底就变了。一次逾越人变了,再一次逾越人又变了,得力于佛法知见,得力于佛法知见消除业力之力,得力了。遇到业习的时候,他不是畏惧,他会生起喜悦。什么喜悦?业力升腾之时正是佛力不可思议之时,就是消除烦恼业障之时。佛力不可思议在什么地方呢?就是我们的恶习、业缘、烦恼最炽盛的时候,它表现出不可思议的力量。恰恰这个时候败者真是如山倒啊!你看,一片一片地倒下去了……所以“示佛法如佛”,恰恰就在这个时候要用功,真正要有慈悲心,真正尊重有缘有情的这个爱乐心,爱乐他的每一个机会。

我基本上隔一段时间就想,哎呀,算了吧,放弃吧,不要再做了,想想这四句话就有一个安慰。哪怕休息一下,能调整一下再来做呢。像释迦牟尼佛在这个娑婆世界度人都很难,怎么难呢?世尊取灭,一直在取灭之前,去忉利天别处安居,都是因为与有情说法已无人听闻,不愿意听受了。认为佛讲的法他早都会了,比他还讲得好呢,已经满足了。那在我们这个时代这样的人太多了,听了三天法保证比你讲得好。这是决定的,没有什么丝毫含糊的。为什么?文字一拿,一看太好了这话,一说就出来了,到事上一做就迷失了。这个时代真正地利益有情,作为法则的实践,自身实践尤为重要。但你要看看现在有多少真正地乐于佛法,于佛法实践精进不舍的呢?

为什么对她们女众走一年的般舟,我不管怎么延续下来地,我十分地顶戴与敬仰呢?就因为她们走下来了,不管怎么样走下来了。以前她们走七天般舟的,我不给她们(评价)成败,也不给她们(评价)好坏,但她们走下来了,坚持下来了。坚持过程中起码有很多机会调整啊改变啊。但现在放弃者多啊!一到那个地方就放弃了,没有那种善根,没那种福德,没有那种助缘了,助缘不足啊!所以道场里,像我们现在安居是大家安居的实践,安居能坐下来,有三宝摄化,有一年一年安居的这种共同熏修的气氛。你看我们几个人能沉静下来,真正心里踏踏实实地愿意学习下来呢?真正踏踏实实愿意学习下来,实践下去,说实话,从心里生起的这种愿望的人又有几个呢?这我十分清晰。

我在国内主七,我主了很多七,打得艰苦的、比较艰苦的七我也都参加过,很艰苦的七,我也参加过。大家说的时间都是振臂高呼啊,“干!来!”一到事上一个比一个逃得快。我第一次遇到打七的,那全部都是最棒的小伙子,最年轻的出家师父,年龄我是最大的,打楞严七,地方我不说了,我们打到什么时间呢?打到天昏地暗,说打到不愿意打为止。我说不行,得约个时间,最少说得几个七。开始有人说打十个七,有人说打二十个七,三十个七,打它一年。哎呀,我说了一句最不好听的话,我说要是一个七能全部坚持到底,我拿生命来爱护大家的因缘。他们说你太小看大家了吧,每个人都指责我说你也太轻视大众了吧,你诽谤大众了。好,“咚咚咚”开始打了,“咚咚咚”,“妙湛总持……”,开始了念念,第二天,剩我们四个人了,第三天,剩我们两个人了,一个打鱼子,一个敲罄。我不是胡说的,我告诉你,大家可能笑一笑很简单。

就像我们每天像女众上来下去,你看着很简单的,背后要有一定福德、因缘、机会。我们看着很简单,我们坐在这个地方,要有很多人要护持我们,给我们住的,给我们吃的,给我们用的,给我们外围正确的保护、法的保护、交流的保护。很多人为我们这几个人听闻这个法则、能静下来,很多人在奔波啊,在外围护持啊!你家人在护持你,道场在护持我们,在给我们用,在让我们安稳下来,不能有闲事冲击我们,看似简单,实在是不易。

我们就在这个房间里打一百天七,当时就有一个老修行,玄清师,那是出家将近二十年的一个出家师父,我们以前在东沟同住。我说……,那时候(只有)玄清师不说逃跑的事。这下面天天就说:“法师你开除我吧。我是不愿意干”。那都是立过生死书,都写得那都是宁舍生命决不退堕呀。“你把我开除掉吧,你把我撵走吧,你把我送进监狱都行。”我住过很多寺院啊,我们示佛法如佛吗?

有一次他们说能海法师了不起,说能海法师大威德成就者,他四十多岁才出家啊,那是中将出家,了不起啊。他们说能海法师修行最艰苦的是什么?我们学一学。我说最简单,他把自己捆起来七日,真是这样,把自己捆起来,然后弄块石头一吊把自己吊起来,就这样捆了七天。他是日夜不倒单的,这谁都是知道的。好,放光寺里很多出家师父都举手了,我们要干,德灯师也参加过,是吧?很多都开始了,都举手了,这老常住他们都是知道的,说行,他们说法师你帮忙。我说一定帮助,你坐多久我一定陪你多久。行,开始,越是老修行下面说:“法师你给我解开吧,我不学佛了行不?我不出家了行不行啊?我求你了。”到最后都是这样的下场。

你不要看这个好笑,学佛看着一张嘴就出来了,一到事上,违缘一来,难缘一来,苦缘一来,烦恼一来,德灯法师是这样说的:给我扇扇子。对,因为啥呢?实际说你烦我嘛?你给我扇扇子,我说你是皇帝吗,给你扇扇子?我一个一个地陪着他们坐。你看着是简单的事,我认为真正要是我们踏踏实实在一个法则上去实践,真是要付出生命一样的代价的。真是这样子的,看着实在是太简单了,做起来实在是要理事无碍啊!要拿上生命来做的。你必须得拿生命,不拿生命你不要说这个话。

我们一念南无阿弥陀佛,不知道皈命啊。这个南无什么呢?滑口啊,念的很顺。不是拿生命供养的,拿意识供养的、拿道德供养的、拿全体供养的,不是!不是拿整个生命在皈依。拿什么呢?嘴巴呀,这个皈命,这壳子,业习绝对不会皈命的!所以我们要统领大众啊,身业口业意业都要皈命,才是南无阿弥陀佛无碍,那才是无碍光,要不然不是皈命。实际我们都是让佛来皈我命,我皈佛命是不可能的。你算一算,你掂一掂,你心里是怎么想的,是怎么做的。善知识们啊,我讲这故事不是笑话,是遇到太多太多了。

我到许多道场他们就跟我这么说,包括我以前到终南山,有个老修行就跟我这么说:“法师,听说你打了一百天七,六时修法,给我们打一个七吧。”我说:第一个你先把你命交给我;第二个我要先把我的命交给你。要有这样的愿望我才干,没有这愿望我是不干的,绝对不做了。写出来把命交出来都不顶用了,那一张纸不承认了,什么白纸黑字啊,我们这个发愿文现在还在墙上贴着,没用啊!我说那个墙上贴着,读读文殊十大愿,每个人都放自己的发愿文,一天来读一遍、读两遍,他还否认呢,“我没写过,你把我撵走吧,我没有写过,我没有说过!”今天说:“怎么不让吃白菜?”明天说:“怎么不让吃豆腐”。干什么呢?找茬呗!就是一个目的,我要出去,不干了!唯一的愿望!什么你佛法不佛法,什么你修行不修行,什么你知见不知见,一切都不谈了!所以看着愿好发啊!

所以阿弥陀佛无量兆载永劫的修持守护愿力,这十方诸佛菩萨都是从初发心以来、旷劫以来这样守护一个原则、一个法则,生生世世这么做下来的。我们几天、几个月、几年,你做到了吗?几天你能始终如一地能行一个法则吗?我们这个安居这九十天、一百二十天,你能始终如一地守护一个法则吗?那你就一定能成就。你中间肯定是扯滑溜边了!真正能踏踏实实地始终如一地守护一个法则,法性不显自显,不求自得。今天想搞个技巧,明天想躲闪违缘,后天想犯个业习,大后天想去下山撒撒野,你能修证佛法?你慢慢来吧!善根不成熟,福德因缘差得远着呢!你还不知道得多少劫沉沦呢!因为这样的心智没有出离心啊。所以行法的人我们是特别敬仰的,有正确的知见,又能很好的行法,实在是很令人佩服的。

讲这些故事无外乎是一个目的,提示大家“示佛法如佛”,对待自己、对待有情。你这样的熏修你不失为一个念佛法门的守护者。因为以佛愿为己愿,要“示佛法如佛”啊。你以佛愿为己愿,以佛命为己命,你不“示佛法如佛”,你示什么?你怎么示?你示什么?那我们就会示妄想,示颠倒,示自己的知见,那不能自他二利。

行,我们休息十分钟,活动活动,能走动走动,晃一晃,我说话稍微沉重一点,是假的,实际我心里可没事了,你们都不学佛我也不管,我这人不负责任,也没有慈悲心,大家自己要慈悲自己啊。

我们每个有情要自己慈悲自己,要自己慈悲别人,不要学我这个不慈悲,那可就惨了。不慈悲的人智慧一时也就泯灭了,不慈悲的人智慧也是不存在,智慧也泯灭了,那是同时泯灭的。

“佛本何故起此愿?见有软心菩萨,但乐有佛国土修行,无慈悲坚牢心。是故兴愿:“愿我成佛时,我土菩萨,皆慈悲勇猛,坚固志愿”。

“慈悲勇猛,坚固志愿”。这一段文字对我们末世有情来说真是一个莫大的加持与鼓励呀!我基本上一天要鼓励自己几次,要不鼓励真是经常是“算了算了,放弃放弃”,放弃的心十分重,经常有放弃的心。

“慈悲勇猛,坚固志愿”,这个志愿是要我们不断地念佛念法念僧,受三宝的加持,受佛愿力的加持,守护自己的……,或者说自己要立一个相应的誓愿,这样不至于轻易退堕、轻易散坏、轻易放弃。像放光寺这样的环境,打七、修法的确是太好太好的环境了。

以前每年我们安居以后,放光寺出家师父就得鼓噪一点事,说打七吧!要不干什么?但是很多人,往往鼓吹者就逃之夭夭,是最糟糕的了。情绪化的东西,情绪化。所以我说这个誓愿不是情绪,不是一时的勇猛,是真正相续的顺性的观察,顺性的守护,不散坏的实践。要不然那就不叫愿,那叫什么呢?来一点火一烧,就干了!

以前我有一个同参,这个菩萨是很厉害的,善根深厚,读诵经典那是很漂亮很漂亮的,声音很美妙,很能感动人的一个菩萨。他到处宣传:人要念佛要精进,不要休息,不要放逸。但你每次见到他的时候,他都在床上睡觉。我说你是个大菩萨,经常帮助别人行法,劝导别人行法,你自己怎么不行呢?他说:“哎呀,你不知道,鼓励别人行法是最大的方便”。我说那你自己怎么不行呢?别人看到你这种鼓励,别人又能相续多久呢?有时候我们会这样鼓励别人行法,自己不去行法,可能我也是这样的人。但这样你自身于佛法是不得真正的利益,不能得真正的相应。

我常常期盼的是个什么呢?说实话我现在最期盼的,是我做行同沙弥的那个阶段,那时行法真是勇猛,很少有睡觉的概念,概念都没有,就是这个睡觉的概念不敢有!那时有在社会上被逼迫的苦,一到这种环境了,睡觉的概念不敢有。就是一个东西,往前往前那样走的,慢慢地现在落到这个地步了,感觉别人说你这个学佛法的人啊,什么法师什么的……感觉就是很无聊,也很无奈。很多时间要去应酬,别人千辛万苦问你一个问题来了,你不能不答。想念念佛、打打坐、诵诵经、大家集体活动活动,没有机会了。

我到很多寺院都想跟大家一起随随殿、上上课,没有时间了。来一个人说从哪从哪什么地方来了一个出家人、一个居士,一伙居士,一伙出家人要见你。好了,叮叮当当半天过去了,你什么都做不来了。自己念念佛啊,没了;打打坐啊,没了;随随众啊,没了;为常住服务服务啊,没了!就消耗在这种无端的应酬上去了。应酬谁啊?你还不敢应酬,还要认真地去对待。所以一定在自己的清净现缘中,没有杂缘的现缘中一定要尊重啊,不要去向往那些虚假的应酬,太苦了,那太苦了,的确是太苦了,那很苦很苦的!

到一个地方他们说能不能去做一个政协委员呢?我说你们做去吧,我才不管呢!我说我这个出家人就够烦够苦恼了,杂缘够炽盛了!我真有两次我都下决心,想再做行同沙弥啊。干什么?重新从沙弥做起,太好了!太舒服了!可以撞撞钟,扫扫地,做做饭,再也没有人骚扰你了,没人去侵害你了,没那么多无聊的杂缘了。什么无聊呢?很多杂缘是没有意义的,没有内涵的。你真正去行法的时候就知道一点意义都没有。打打鼓,“咚咚咚……”让那些幽冥众生得度,撞撞钟让幽冥众生得到昭见,放放蒙山,念念佛真是很好。实际我说的很消沉的话,是吗?不是。

我希望大家,很多人想急于成熟自己的外缘,我告诉你,成熟了就是烦恼,没有第二个东西。但是很多人没有很清净的现缘现前的时候呢,不甘寂寞啊,没事找事,到处去晃,找这个麻烦那个麻烦,不知道熏修有多大的善根福德因缘啊!

以前在一个寺院里头,他们班首师父、首座和尚跟我说:法师,不是老修行不要让他进内堂口,干什么进内堂口?对不对?他又不能修行,又不能用功的。我说谁有一天的福德因缘也是了不起的,也不知道是哪一年的福,哪一年的因缘成熟了,才能到念佛堂的堂口里去念念佛,坐一坐,静坐一支香啊!的确是福德因缘。但很多清众啊,初发心不知道这个地方是善根,是很好的修行善根,而是盲目地去忙道自己的心,忙道自己的业缘。所以我们有现缘了,不要舍现缘,那你可以做事情;但你要有修法的机制,一定要抓住修法的机制不要丢。共同修法的机制太好了!有一个法师被人误解了,被人搞跨了,大家都舍离他了,我特别替他发了赞叹——哎呀,这菩萨的善根成熟了——我真是这样想的。

我说句实话,我好几次都想自己做一个让大家都烦恼的事,我想静下来了。真是生起过这心。为什么呢?说句实话很多事情是不愿意做的。所以我们现在有善缘的人,有福德的人,能静下来修行的人一定要珍惜自己的机会,不要放弃,不要去追求那些排场、热闹、表面那些虚假的东西,跟你生死一点都不相干。我还感觉到珍惜自己的现缘是很好的。回头想想,我也要珍惜自己的现缘呐,不能伤害自己了。但怎么来珍惜这些?尤其是清众,“清众”这两个字太好听了,用功办道最好的时机,真是最好的时机,一旦杂缘成熟了,你想静下来,你等着吧!

我经常遇到出家人倒霉了,还俗了,或者说出现难缘了。我说好,很好,我说你这回静下来了。他们都说你说的啥话呀!我说真好啊,起码把很多不必要的事情扔掉了,很多虚假的花架子去掉了,踏踏实实的。

菩萨们呐,我经常讲我特别回忆大概有半年行同沙弥,我特别眷恋那一段时间。念念佛、上上早晚课,干什么都是那么的……,可以坐一坐,后来就开始忙道了,以前忙道还行,还是与法有个爱护,慢慢地身体也拖垮了,精神也拖垮了,身体也不行了,现在一走路三晃。他们说你怎么一走路一晃呢?我说鞋大呗,对不对?实际不是,身体太弱了!专门穿个大鞋遮遮羞,对不对?你走路一晃一晃的,说你怎么走路老不稳当呢?我说鞋大,你看鞋多大,大了两码。实际真是不行了,垮了!

所以你在年轻的时候,有人给我讲:说,哎呀,现在身体不行了?五十几了,肯定不行了,老了。所以趁着自己青春年华,趁着自己有力于法则,清净无所挂碍、无所负担、无所负荷的时候要用功啊,要真正地深入实践呐!要依教修持,依正见去实践,切莫放逸。放逸了就完了,就后悔不及了!再后悔,“是日已过,命亦随减,如鱼少水,斯有何乐?”你回头的日子找不到了!

现在再叫我回头找是找不到,有一天他们跟我说:我们在放光寺再打一个一百天的七吧!我说你来主七我来打,谁来主七谁举手,我来参加。你主主试试呗!身体啊!精力啊!那时候一口气喊五十天我都没有事,起码精神上不会有事。嗓子有事调整一会就过来了,但是精神上不会有问题。现在你敢喊五十天,喊下来试试?谁知道是个啥样子?不知道,真不敢说。所以大家一定要珍惜自己轻松的现缘,你的杂缘越少你善根福德越成熟。

你不要认为我怎么没有人这个那个……哎呀!太烦了你知道吗?太苦了!杂缘炽盛,堕落之因已经现前了,成熟了。有人说哎呀,你看看现在怎么样怎么样?我说堕落的机会成熟了!你稍微一放松不知道到哪一道去了。不干己事的杂缘无意义啊!说哎呀,下面的房子建得怎么样了?好了,跑过去了,半天没了!说哎呀,这个人生烦恼了,你不要生烦恼,好好学佛呀,半天又完了!下面那个人说:哎呀法师,我们能不能坐五分钟十分钟呢?实际一坐,不是五分钟十分钟,两个小时过去了!你哪有自己的时间呢?菩萨们啊!真是珍惜自己清净的现缘、无杂缘之现缘是十分有福报的。

我往往真是替那些不知道自己清净的现缘、无杂缘之清净的福德的人,我替他们可惜。我真想能不能置换置换?挺可惜。杂缘来了,有个出家师父告诉我:法师你看我才三十来岁就这么老了。我说活该!他说咋了?我说:你一天三个会,五天六个会的,你怎么不累呢?你不累谁累?

所以我们真正做一个学佛的念佛人,要在法益上真正地去勇猛,在世俗现缘上越放弃得多越好。昨天晚上我两点半还没有睡觉呢,因为啥?要给人家画个图,给传过去,两点半我坐那儿画呢,你们也可能在那呼呼睡觉呢,对不对?你不画,明天又不知干啥了,又有啥事了。画一张眼花了,又画一张,我眼睛还好使呢,那两点多眼睛就不行了,眼睛充血了。沉重得很!

趁着自己的外围因缘,还有人保护我们,象很多居士,家里人保护我们,给我们学佛的机会。像我们现在清净的外围因缘还真是没有,一定不要去攀那个缘,尽量地舍去杂缘,唯了生死是大事,这头等大事要是解决了,我们再来说。以前我这人咋地我不知道,我在师父前发了一个愿,我师父很烦我,说你这个出家人!我说我这个出家人咋地,我说不了生死我不来见你了!实际了不了还不知道,但是有一点,我们要把这个头等大事解决掉!你攀所有的杂缘都是你沉沦的机会,没有啥好说的。

好,我们回到文字上来 ,“皆慈悲勇猛,坚固志愿”。我们在这个地方一定要受佛陀的这个加持,在这个地方要勇猛无畏,不能回头回脑,真是不能回头回脑的。

能舍清净土,至他方无佛、法、僧处,住持庄严佛、法、僧宝,示如有佛,使佛种处处不断”

这一段文字啊,实在是应该令我们讨论讨论。我们烦恼生起的时候,业习成熟的时候就是无佛法之土,无佛法之时,就是浊土。你愿意在这里边观察吗?愿意在这里边运用佛法吗?那你就是在这个地方示佛法如佛,在这个地方,用佛法的大雄大力大智大悲解决你的现实无佛法的问题——烦恼业习问题。我们这个烦恼业习呀,就是无佛法,就是浊土。实实在在地说,心净国土净,我们业习生起来那就是五浊恶世啊。

“至他方无佛、法、僧处,住持庄严佛、法、僧宝。”谁来住持啊?依佛力、依佛愿消除自己的烦恼业习,勇敢面对自己的烦恼业习的正相、细相、粗相、恶相,不要回避它,不要随它去,要令佛法住世啊!所以“住持庄严佛、法、僧宝”。

那我们念念中有诸佛转妙*轮,念念有诸佛取灭,念念有诸佛证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啊,菩萨们。那我们心中念念有诸佛转妙*轮是不是“何等世界无,佛法功德宝,我愿皆往生,视佛法如佛”呢?是不是“住持、庄严佛、法、僧宝”呢?莫心外求法,莫言辞之外认为有其他形象啊!你只要能用得起,用的上,逐渐就会纯熟自我的这种法义的守护。

是故言:“何等世界无,佛法功德宝,我愿皆往生,示佛法如佛。”

是故,这样如实说。往往我们真是不愿意到无佛法的环境中去,像我刚才那一大套话都是如此类型的话,堕落的话,流转六道、不尊重有情的话。因为什么呢?别人都希望得到佛法的加持、佛法的利益,你不能示佛法如佛,你就丢失佛法熏修的当下。所以大家面临着烦恼的时候,我也面临着烦恼。但是这个烦恼都是自己的好恶罢了,实在无烦恼可得,那正是佛法的住世!实在于一切法则无染无著,那正是“庄严佛、法、僧宝”!正是“何等世界无,佛法功德宝,我愿皆往生,示佛法如佛”!这个地方修持是在在处处的修持,是不离当念的修持,是彻底以佛愿无碍的守护与传达。

我经常暴露暴露我的烦恼业习,就是经常想搞个自利的修持,没有慈悲心,那就断灭佛法的住世。以前我师父呵我的时候,我十分不甘心这个东西。出家受了戒第五年,安居第五年,我师父见我说:果忠师现在怎么还不给人讲皈依?听人说。我说:“你们讲吧,老和尚们讲吧,我给人讲什么呢?”师父说你断灭佛法种性!一句话大帽子给我扣下来了,我说那怎么办呢?他说出家人不给人讲皈依,不给人回施三宝住世的因缘,你出家干什么?你做什么?你为什么?想一想,像我刚才那一大篇牢骚都是灭佛法的运用,自私的心智,也就是在这个种种现缘中,不能示佛法如佛。

所以这个地方真正说担众生业,不舍摄化众生之心啊。我们读《普贤行愿品》说法供养为最,那后面那些文字啊就是代众生受苦。受什么苦啊?本无苦可受之时,本无佛法生存之处,你把佛法传播出来回施有情,那是最重要的。我们能不能这样做呢?这样做那就真正地随顺佛愿了,以佛愿为己愿,以佛愿为己命,广利众生,无畏无惧。要不然就会像我一样,经常想做个行同沙弥去畏惧畏惧,想到一个地方去干什么,想图那种清闲魔啊,放逸自身啊!说得很好,都是业习荡漾啊!我们每个人都有好恶的东西,有一点,一改装,看着说得很好,结果背后是没有智慧没有慈悲,染著于业习与好恶。

那能不能我们真正地去舍离世间的杂缘呢?实际这个杂缘是你舍掉舍不掉的?实际是“何等世界无,佛法功德宝,我愿皆往生,示佛法如佛。”你从这两个角度你来审视,你应该怎么做?舍杂缘是自利方便,每个杂缘面前示佛法如佛是正因,是净土之正因。所以这个地方是最难转换的,也是最沉重的,也是《普贤行愿品》法供养为最,这个“最”,最难守护之“最”。《普贤行愿品》大家都读过,法供养下面一段文字查一查,《净土五经》里有,《普贤行愿品》法供养那一段文字读一读,《普贤行愿品》法供养为最。实际我们现在的修行就是依法供养,依法修持,依法守护自己,要不然我们就会随业力,各人的业力都不一样,业习表达不一样。法供养。

“善男子,诸供养中,法供养最。所谓如说修行供养,利益众生供养,摄受众生供养,代众生苦供养,勤修善根供养,不舍菩萨业供养,不离菩提心供养。”

这段文字我希望我们念佛人真要贴到脑门上。要不然这四句话我们没法了解。这段文字正是供养心中生起来的“示佛法如佛”的心智,这个供养都是“示佛法如佛”的供养。这一段文字真应该写出来,写大一点,贴到脑门上,时时刻刻看着它,要不然我们发不起广大的无上菩提心,心智羸弱。

像我刚才那段话,想逃跑,想做个行同沙弥,躲到山里面去,闲吃闲喝,念念佛,看有点感应,结果小里小气的,不得利益有情心智,越修清净魔越压迫自己,越修越不愿意到热闹的地方,越修越远离……,这全部远离,这什么法供养、代众生受苦供养、如说修行供养、利益众生供养、摄受众生供养、勤修善根供养、不舍菩萨业供养……因为菩萨业是广利有情之业,这四句话是广利有情,不是自利。我前面说的那话全是自利的。

自利与利他在净土教言中,彻底舍弃自利究竟利他之时彻彰自利真实。关键这个彻彰自利真实我们不敢,就是彻底舍弃自我的意识,不管它多狡猾的自我都要舍弃。我们这个自我可以改装成善者、圣者、智者、如法者、如语者,但他没有广大的如法守护供养。这段文字谁的毛笔字好,抄一抄,把它贴出来。这段文字十分重要,要不然我们就走到一个自利的圈子里,就像我刚才说那个心,实际是很沉重,很负重,不能利益世间的。那你说你这样说那样说,我希望大家思维思维,你不要不思维,你不要不联系,你不要不观察,你不要不解决你心中的疑难,你不要留下阴影。学佛一定要解决自己的心理——矛盾心理、疑虑心理、自私心理,要不然真是不行啊。

这里面我讲了两个法:一个是自利的法,我们随着自己的意乐来修证的法;一个是佛陀的愿望,示佛法如佛的广大心智、无畏心智。就像他前面写因为这个软心菩萨,常于有佛国土,所以慈悲心勇猛坚固之愿没有,佛就发这样的愿来加持这一类羸弱心智的有情,令其到无佛法国土中示佛法如佛,广利有情,无有畏惧。何以故?无我故!无私故!普利有情得安乐故!在利他之时得到真正自利故!所以能迅速成就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

我不想给大家有一个知见,我只希望大家有一个思维,有一个自己的思维观察,去掉心中的盲点。我们现在习法的盲点特别多,所谓的盲点就是矛盾的交织、业习的伪装、我心我愿的改造。它会蒙蔽你自己,它令你消沉,它蒙蔽你,它会蒙蔽我们的心。要把这儿处理得十分清晰,你心智中是一片光明,什么事情来了你能把它处理得干干净净。业习来了,知道;烦恼来了,知道;善巧来了,知道;这个了知觉察不离现前这一念,那你就会得方便。

我们来学习净土教言实在是依止无量寿佛,极乐世界阿弥陀佛世尊的教言、释迦牟尼佛世尊的教言,乃至无量诸佛世尊教言的加持,龙树菩萨的传达,天亲菩萨的再传,乃至到我们中国昙鸾法师来让我们中国人来消化这样一个法则。我现在给大家提示一个观察的机制罢了,我这里没有法,我没有法可谈的,我希望大家有个知见的反正的思维,于自己的生命意识未来的延续、现下的守护真正的透彻了,真正把三世为一念、一念为三世的善巧纯熟了,那是有意义的。

要不然学一堆别人的东西,一站起来,一抖擞,彻底又给别人了,还给寺庙,还给殿堂,那没有意义。一定要触及到自己的心灵深处,一定要触及到自己的法则的守护与观察,一定要触及自己的灵魂。要不然这个佛法就变得十分无力,或者不相干,学过以后说用不上力,为什么?就是没有给自己联系起来,细微地深入地去思维、观察、了解、运用它,没有真正地契合自己的心、了解自己的心、认知自己的心。

所以在提示这段文字的时候,我希望大家思维,法则的思维。这里面若有疑难是最好的,解决疑难是最好的,留下疑难下面你有讨论的机会了,解决了疑难你有方法了,你得到了清净的法则了。

“观菩萨四种庄严功德成就,讫之于上。”

昙鸾法师在这个地方就把四种菩萨正修行庄严功德作了一个提示,以令末世有情无畏无惧,乘佛愿力,广利有情,同生安乐国土。就像我们拜《往生礼赞》一样,“愿共诸众生,往生安乐国”,无畏无惧,无有挂碍,于自他皆得安心。何以故?无染清净心故,因为心智无染,故得以安乐,故得以妙乐胜真心之法用。若不如是,那我们得遇净土,身业、口业、智业随顺法满足,没有得到满足的守护,那就会丢失利益于当下。

作为世间的一个畏惧人,常希望生有佛之国土,而不知此浊土正是示现阿弥陀佛光明遍照无所障碍誓愿力的最好的修行当机。因为啥呢?面临一切众生业缘障碍之时正显佛力无所障碍,所以如是熏修广利有情,那么这是我们在此娑婆世界行道一日比在他方佛国行道百年之功德的真实所在。何以故?正是苦难世界拔济众生之善巧,正是诸佛的恩德与慈悲的表现。那往生彼国实已完成,不假方便。此国土有情尚有待于闻法,有待于走出生死烦恼苦海,无量无边的沉沦有情有待于我们伸出救援之手啊!推一把,拉一把,一句话,若得相应予人以无上信心,即离生死苦海;若减损人的这种增上信心,那样就会伤害有情往生之正因。

三种清净心——无染清净心、乐清净心、妙乐胜真心。那么这三个心,所谓的安清净心、乐清净心、无染清净心。乐清净心就是广利有情同生彼国无挂无碍的信心,这是大信心;无染清净心是于恶也无染,于慈悲智慧无染,无对无待,这个无对无待即是往生的大利现前,安心、清净的守护。那么下面安心必然成熟。何以故?安住在阿弥陀佛照十方国无所障碍之大光之中,随顺此光,运用心智,照耀一切众生无始以来善恶业习了无可得,那么正是南无阿弥陀佛,正是一切有情一时南无阿弥陀佛,正是愿与法界众生一时同得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的智慧之愿、智慧之心、智慧之运用、智慧之纯熟。你若不纯熟这个心,你就会纯熟分别心、执著心、自利心、狭隘心。

我们天天读文殊大愿:愿与法界众生一时同得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这是智慧纯熟的心、智慧广大妙用的心、无染著的心、无对待的心。这个心是大力的,像文殊的那个剑一样,能斩断一切生死缠缚的藤葛。我们天天在这个地方拜,你们那个一念“愿共诸众生,往生安乐国”传遍法界,但是我们自己要没有受用,可惜、可惜、太可惜了!让别人都往生安乐国,愿共诸众生往生安乐国了,自己在自己的业习烦恼中、在众生的业习烦恼中处处逃避,处处不运用佛法,处处泯灭阿弥陀佛无所障碍的广大愿力。在这个愿力面前不去正面处理,度脱此类虚假有情,令其有情了解一切虚假业从无始以来一切虚假造作中生!毕竟无所得,何以故?依弥陀清净愿力照耀故,能令众生觉察了知,无一法可得。所以一切因果轮回之恶缘一时散坏,得以出离之正因。你说不散坏就昧于因果,何以故?仗佛愿力故,不是坏因果。依佛愿力咸得度脱,依众生业力个个生死轮回啊,无有度脱。

你不抉择那就沉沦无际,你没法去持戒实践。我以前燃香的时候,听他们说,世尊在《楞严经》上讲:“其有比丘,发心决定,修三摩地,能于如来,形像之前,身然一灯,烧一指节,及于身上,爇一香炷。我说是人,无始宿债,一时酬毕,长揖世间,永脱诸漏。”那是什么样的一炷香啊?实际我们每一念中都可以告别无始以来的一切生死轮回业。但你要有一个借助的外缘,强缘所摧使成熟。所以爇一香炷,你能感知得到,它痛你了,你能记下来。以前没有感觉,后来烧香时候有点感觉了。感觉是假的,因为生死感觉是假的,轮回感觉是假的,成就感觉还是假的。实在感觉是无所得呀,那么少得安心。我们哪一念不在制造生死?哪一念不在断除生死呀?顺应法性,生死了无可得;逆性延续业流,生生死死啊!轮轮回回了无出期。全在你自己了。这个地方没有什么畏惧,你要纯熟这个地方,你一点都不会畏惧。

有一次在东北,他们开了一个法会,后面我说这个法会算了,我们就不开了,我们都下山去。我是主持法会的人,我这一下山,这一、二百居士往哪跑呢?出家人往哪跑呢?大家都下来了,骂声连天的,说这法师一点都不负责任。我高高兴兴地下来了。为什么呢?我就想体会一个念头,我造一个最大的业、阿鼻地狱的业、永不出离的业,让大家都骂我坏法之业,我看看它能产生什么样的恶业?在这种业中,你心不染不著,它就没有业可得,你会给大家一个尊法的愿望、爱法的愿望、守护佛法的愿望;你要是感觉有业,你就堕落了,你就生生世世受苦,因为你坏法了。

你能不能在一切业相中无染无著呢?不管别人骂也好,赞也好,毁也好,辱也好,无染无著的,那个业何以为业呢?你要染著的时候,那业的确就是业,就逼迫你,让你沉沦不堪。染著之时,所谓业业相应啊,沉沦在业缘之中不能自拔。那我们真正地依着佛陀的愿力,了晓世间究竟如幻。

你做吧,你受果报你就自受就对了,但你在这个世间审视这个世间了无牵挂。你敢这样做,你了不起!许多菩萨这样做,我感觉了不起,当然违缘很多的。我认为我就这样做了,你不尊重,我比你还不尊重,我们就来呗。但大家通过这个事情对法、对法的渴望、正面的认识。起码说我对这个真是有个认识。

像我们现在人,就怕是这样的人,就是对一件事情不能如实地承担,不能如实的去审视它的相续性。我们念念心中有诸佛成等正觉,我们这样说可以。但一到事上,你现在怎么就不是念念有诸佛成等正觉呢?他不成等正觉了。成什么了?成业习,什么业现前了,什么烦恼现前了,什么亲情现前了……种种东西就把他给像个鞭子一样抽打着,他就随路而行,随着业力的路去走了,负重而行,没有办法,他不得不去走那个路,那这样的人怎么能出离生死?

所以这四种菩萨正修行,最后这个“何等世界无,佛法功德宝,我愿皆往生,示佛法如佛。”这四句偈子为了令我们随顺佛愿,悲智双修,普利有情,不要畏惧。这个地方的畏惧是没有意义的,因为此处无我可得,无有情可得,但以佛愿力照耀十方。一切众生业力在此面前一时散坏,所以得清净心智纯熟,那就是安清净心、乐清净心。这三种清净心我们若能纯熟,时时刻刻觉了自心,那是真正的清净心念佛,以清净心念佛。往往我们不是以清净心念佛的,不是以安清净心念佛,不是以乐清净心念佛,不是以无染清净心念佛。若自利处无染,若利他处那就是乐清净心,若真正地自他具足,那就是安清净心。这三种心念佛,各个得真实功德之利益。

所以这四句偈子,天亲菩萨把依佛愿、乘佛愿力饶益有情的这种修持,给我们作了一个强化的推动,推了我们一把,让我们走出自己以自我凡夫自诩的业习、习惯思维方式,推了我们一把。菩萨、众生,不是哪个人说谁是菩萨,谁是众生,你能把自己定下来吗?是没有那样的机制的。每个人没有一个位置可得的,哪个人有位置呢?所以我们在行法中,仗借佛力,趣入佛道,缘佛成佛,直趣菩提,必不退转。

今天时间到了,明天我们接着学习,谢谢大家!

录音记录:德豫

电脑上扫描,微信中长按二维码,添加观世音菩萨平台公众号

手机学佛网首页法师开示     回上一页

温馨提示:请勿将文章分享至无关QQ群或微信群或其它无关地方,以免不信佛人士谤法!

 


手机学佛网

Shou Ji Xue Fo Wang

http://www.sjxfw.net